谁泄露了上千万公民个人信息?揭开偷窥个人隐私背后的利益链

作者:国内    发布时间:2019-12-09 14:01    浏览::

新华网石家庄9月15日电 “一千多万名公民的个人信息被犯罪嫌疑人掌握,这是多么可怕的概念?”今年8月,河北省张家口市公安局历经大半年时间,侦破一起特大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案件,从犯罪嫌疑人手中查获一千余万条公民个人信息,缴获500余张银行卡,近百台电脑。 谁需要这些公民个人信息?又是谁在泄露?其中隐藏着怎样的经济利益?随着案件侦查的深入,一条偷窥个人隐私背后的利益链条逐渐清晰。 谋求精确营销 个人隐私成诈骗的“导航仪” “张女士,您好,您最近减肥成果怎么样啊?我们这里有一种美国最新研制的减肥药……”去年年底,河北省张家口市的张慧突然接到一个推销电话,对方不仅知道她的名字、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还知道她最近正在尝试减肥。“我的个人隐私竟然都被陌生人详细掌握,让我很吃惊,也很气愤。” 吃惊的不止是张女士一人,去年以来,许多张家口的市民尤其是一些中老年人都接到过类似的推销电话,对方或推销保健品或推销降血压药等,都恰好契合接电话者的个人状况。在接到报警后,张家口市警方展开侦查,于今年3月对涉案的张家口市“博藏”公司进行了查封。 据公司负责人张华供述,公司主要是通过电话营销出售一些假冒伪劣的药品、保健品,刚开始业绩很差,工作人员都是盲目拨电话号码,打几百个电话也许能碰上一个买家。去年10月,偶然发现在网上能买到一些患者电话。“我们花钱买了上万条个人信息后,电话营销精确度大大提高,生意好得出奇。6块钱一盒的药我们卖到60块钱,照样有人买。” 顺线追踪,张家口警方又追查到多名贩卖个人信息给“博藏”公司的中间商。一名来自安徽的中间商郑前介绍,他本人是做山寨版儿童学习用品生意的,为了节省成本,他最初花了一万多元买了两万多条个人信息,推销效果很好。后来郑前购买的个人信息越来越多,他开始兼职做中间商,把自己手头的个人信息再转手卖给别人。 被抓获的一些犯罪嫌疑人交代,随着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精确营销对于公司企业尤其是一些不法企业来说非常重要,而掌握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后,就相当于有了“导航仪”,想推销什么样的商品就找什么样的消费者,事半功倍。 贩卖信息“利滚利” 网上交易像“赶集” 据在深圳被抓获的一名中间商、犯罪嫌疑人周强介绍,他最初在一家保险公司上班,由于老完不成业务量,就花1400元在网上买了几万条与保险业相关的个人信息,结果工作业绩直线上升。后来跳槽到一家证券公司后,觉得自己以前掌握的个人信息没用了,就想卖掉。 “我先在网上搜索一些关键词,加入特定的QQ聊天群,发现里面可热闹了,买卖个人信息跟赶集似的,你出个价,我出个价,你有老板信息,我有官员信息。过去花1400元买来的信息,卖了十多次后,净赚八万多元。”周强说。 通过中间商再往上挖,警方终于找到了泄露个人信息的多处源头。其中一名源头犯罪嫌疑人王刚是山东某电信公司的网络维护人员。据交代,去年3月,一位朋友希望他提供部分拨打某“400”专属号码电视购物人群的呼叫记录,他就把一些个人电话号码卖掉,一条信息四毛钱。 在警方查获的个人信息泄露源头中,有电信公司人员,也有快递公司、银行、医院、学校、工商局等部门工作人员,都是方便获得个人信息的部门。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这些源头犯罪嫌疑人利用自身岗位的特殊性,无须成本就能获得个人信息然后售卖,是无本取利。下家购得这些信息后,既可以供自己营销,还能再多次卖给另外的下家,一本万利。 由于几乎没有门槛,贩卖个人信息的从业者越来越多,产业链也越来越庞大。在此次张家口市公安局抓获的一名犯罪嫌疑人手中,警方发现他一个人就拥有300多万条个人信息,姓名、电话、住址、爱好、家庭成员状况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标注。不仅分为高端客户、白领名录、普通百姓等诸多大项,大项里详细分有各种小项,如高端客户还分为手机VIP用户、高尔夫会员、银行高管等。 信息时代公民个人信息保护刻不容缓 目前,这一特大个人信息泄露案件中33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按我国刑法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贩卖个人信息的犯罪嫌疑人获利巨大,有的甚至严重危害社会治安,比如有人利用泄露的个人信息绑架勒索。但‘情节严重的’,才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一位民警说。如何算“情节严重”,现行法律也没有明确,此次张家口警方多次与检法机关磋商,最后定的是贩卖公民个人信息3000条以上,交易三次以上,就算情节严重。 河北张金龙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王罡认为,“有的公司做正当生意,买来个人信息进行正常的营销行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这该不该追究责任?” 业内人士表示,信息时代公民个人信息状况更显珍贵,各种个人信息泄露的行为层出不穷,但相关规定仍显滞后,完善法律法规刻不容缓,这样才能保障警方打击个人信息犯罪取得良好效果,维护好个人隐私和社会安定。

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马晓剑表示,“征信名单”是非常隐私的公民个人信息,公民自身无法完全防范,还需要银行加强内部管理,银行员工应注重职业操守,不泄露公民信息。

据警方介绍,2016年6月,黑龙江籍男子白某在一微信朋友圈询问谁认识查征信的人,在线的男子田某正巧有个朋友王某在乌鲁木齐金融部门工作,就和白某联系,询问一条信息多少钱,白某开价40元至45元一条。

“根据我们侦查发现,田某将这些信息传给白某后,白某立即将信息打包传给自己在沈阳的‘上家’于某,于某再进行出售获利。”乌市反诈骗中心工作人员表示,王某将这些信息以每条25元卖给田某,田某再以40元至45元每条的价格将信息卖给白某及于某,最后信息打包出售,每条54元。

马晓剑提醒说,除了“征信名单”外,公民在其他社会活动中,不要轻易泄露自己的身份证号、手机号码,不要贪图小便宜随意扫描二维码泄露个人信息。同时,公民在接到小额贷款公司推销电话、诈骗电话和短信后,要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记者潘从武 通讯员张磊

记者今天从乌鲁木齐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获悉,目前4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金融部门“内鬼”贩卖公民信息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