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明辉:法律逻辑形式与司法公正的实现

作者:国内    发布时间:2019-12-16 04:14    浏览::

中国立法者本周审议了国家赔偿法修正案草案,期望通过完善立法以减少错判“冤案”以及看守所刑讯逼供等虐待行为的发生。 全国人大常委会27日开始第三次审议国家赔偿法修正案草案,不过这项法案不在此次会议上进行表决。国家赔偿法生效14年来,一系列舆论热点事件伴随着这部法律的实施。 今年2月,云南省晋宁县看守所在押人员李荞明被牢头狱霸殴打致死。这一被媒体称为“躲猫猫”的事件促使全国公安和检察机关彻查羁押场所,舆论认为,这客观上加速了国家赔偿法的修改。 修正案将“看守所管理机关”纳入了赔偿义务机关的范围。赔偿的范围包括,看守所工作人员“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死亡。 警方最初称李荞明是与狱友玩“躲猫猫”游戏时撞墙受伤而死,随即引起社会舆论强烈质疑。之后,云南检察机关公布了调查结果。看守所两名民警因犯玩忽职守罪被判刑。 类似案例显示了中国依法治国在破解难题中推进。 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府26日就“钓鱼式执法”事件的调查向社会公众公开道歉,称城管部门之前所做的调查“简单草率”,结论与事实不符,“误导公众和舆论”。 10月14日,面包车司机孙中界在上海搭载了一名“乘客”,“乘客”随后留下10元钱作为车资。孙中界随即被交通行政执法人员拦下,车辆因“从事非法营运”被扣留。经记者核实,孙搭载的“乘客”是交通行政执法便衣,俗称“钩子”。 浦东新区城管部门此前发布的调查则否认了所谓的“倒钩”执法问题。18岁的孙中界为证明清白,自伤小指。中国其他城市也有类似的违规执法现象,这种涉嫌唆使、引诱甚至嫁祸车主的“钓鱼式执法”,一时间成为舆论焦点。 国家行政学院汪玉凯教授说:“‘钓鱼执法’也可称为‘执法碰瓷’,这从根本上违反了政府公共政策和管理规则,违反了行政管理法律规定。” 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承诺,将启动相应的问责程序,对直接责任人追究相应责任。 2003年,27岁的孙志刚在广州的收容所被殴打致死,直接促成了有关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新的法规出台。他的家人获得了国家赔偿。 多年前,湖北人佘祥林的妻子失踪,佘被认定为杀人犯,一审被判处死刑。由于证据不足,此案退回补充侦查,佘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2005年,佘的妻子回到家里,已在狱中度过11年的佘被当庭宣判无罪。 2005年,一犯罪嫌疑人供认了10年前奸杀妇女的事实,但他犯下的凶案早已被警方“侦破”,河北农民聂树斌误被认定为杀人犯,10年前被执行死刑。 在佘祥林、聂树斌等“错判”案件的影响下,最高法院自2007年起收回死刑复核权,并表示,“严格把关避免错杀”。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说,前几年,重大冤假错案大多是因为刑讯逼供,而刑讯逼供造成冤假错案和中国证据制度的缺失有很大关系。近年来,司法机关不断促进取证和审核。 今年6月,因无法获得“尘肺病”证明,河南农民工张海超坚持“开胸验肺”,最终以此荒谬的办法获得61.5万元的职业病赔偿。卫生部随后要求加强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工作。 法学家称,重大个案成为法律史上的里程碑并推动法治进程,世界许多国家均如此。在中国,这些里程碑式的案例影响和促进了一系列法律条令的修改。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说,这些标志性事件,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社会进步。

在我国坚持依法治国方略以来,全国范围的依法治国风气越来越浓厚。各地的司法机关在处理案件的时候,都严格的遵守我国的法律规定。但是,司法机关在处理案件的时候,会发现过去的案件中存在错判误判的情况,并对人民的利益遭受侵害。国家为了对人民损失的利益进行补偿,制定了相应的补偿标准。那么,刑事案件国家赔偿标准是什么?

国内,进入专题: 司法公正   司法理性   法律逻辑  

国内 1

熊明辉  

一、刑事案件国家赔偿标准是什么?

国内 2

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2018年5月16日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检察机关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在办理自身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国家赔偿案件时,执行新的日赔偿标准284.74元,该标准较上年度增加25.85元。

  

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国家赔偿法第33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国家统计局2018年5月15日公布,2017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74318元。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统计数据,以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提供的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公式,对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国家赔偿案件,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确定了新的日赔偿标准为284.74元。另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1条第2款,各级检察机关自2018年5月16日起,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时,对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执行新的日赔偿标准。

  【摘要】司法公正是法律公正的三种子类型之一,它包含“公平”与“正义”两个层面,但“公平”并不等同于“平等”,而是“衡平”之意。“司法公正”成为2011年“两会”的关键词源于近二十多年来我国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刑事冤案,而造成这些冤案的根源就在于司法不公正。要想做到司法公正,必须凭借司法理性,而法律逻辑方法是通过司法理性的桥梁。不过,这里的法律逻辑并不是指建立在传统意义的逻辑框架之上而是建立在非形式逻辑基础上的法律论证分析与评价框架。正是这种法律论证框架成为司法公正实现的基本工具。

第十七条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关键词】司法公正;司法理性;法律逻辑

(一)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或者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

  

(二)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

  在2011年“两会”前,据人民网统计,“司法公正”已成为网友对“两会”关注的第二个热点词。司法公正是司法权运作过程中各种因素达到的理想状态,是现代社会政治民主与进步的重要标志。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要全面落实依法治国方略,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坚持“公正司法、一心为民”的指导方针和“公正与效率”的工作主题,以维护司法公正为立足点,加强司法保障,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提供安定有序的社会环境和公正高效权威的法治环境。那么,如何让作为法律方法重要组成部分之法律逻辑方法在实现司法公正发挥其作用呢?这正是本文试图要探讨的问题。

(三)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

  

(四)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

  一、 何谓司法公正